安弗罗西_新浪博客

薩羅夫的聖塞拉芬是俄羅斯正教會一位偉大的克修者,出生于一七五四年七月十九日。他的父母伊西多爾和阿佳提亞是庫爾斯克人。父親伊西多爾是個商人,當他生命将盡時,開始在庫爾斯克修建一座主教座堂,但教堂還未竣工他便去世了。他的兒子小普羅克洛斯,也就是未來的塞拉芬繼續由守寡的母親以極大的慈愛之情撫養長大。

我觉得很美.那时,夜深了,很安静,空气很冷很清.我忽然对这夜空有一种说不出的留恋.也有一点点的悲伤的情绪,因为它们不一会就会消失在太阳的光芒里,而我,必须去睡觉,没法多看一会.

正望着,突然,有一颗星星径直从天上掉了下来.是流星!流星啊“`我第一次看到流星.它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了,很短暂.

十一月七日清晨,六点二十.我起床了.看见外面还是夜色深沉.我赶忙跑到阳台上,看看星星们是否还在.啊!还在,而且我看见了曼延在天空中的北斗七星!呵呵,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北斗七星.我仔细地端详了很久,很美.不过,黎明已经来了.我洗漱完毕,又来看了看他们.啊,他们不见了,东边的地平线上已经是红氲氲的一片.啊,一天又开始了.

某天下午,吃过晚饭,我在教室座位上听下下来的拜占庭圣乐.有为同学想听听圣乐是什么样子的.我告诉他,拜站庭圣乐绝对和他以前听过的任何一种音乐都不同.他拿过耳塞听了一会,然后是有点迷惑的表情,说:这确实很不同,而且听着让人不安!

主在多次教导我们要时刻警醒,要束上自己的腰带,"那一天"随时可能来临.正教的传统圣像中,施洗圣约安总是束着腰带,这是警醒自制的表现.正教中的无数圣人一生也在警醒中度过,从来不放松自己的灵魂.生命中不可以有一刻懈怠.

在上帝的圣堂举行各种神圣礼仪的时候,用这种"让人不安"的音乐,让会众警醒,记起主的受难,记起诸圣,记起自己无数的罪孽.

昨天,在QQ群上和一位兄弟讨论:到底上帝是要让人近似他还是要我们变为神.我才说了几句就发现心中的平安已经不在了.

而在一日的傍晚,静静地在圣像前诵念耶稣祷文,心中涌出信仰的泉水,多美好啊!

我在想,修院里的修士修女们现在也在自己的修行小间里与上帝默默对话吧.也许,还亲自体验了非受造的真光.

一個靜靜地坐着,體驗到上帝的慈善的人,是不需要令人信服的理由的,他的靈魂不會像那些

我一直在想:为什么正教传统中,信徒都要30岁后才能当司祭(某些特殊情况除外).

昨晚,我看了蒙福者德奥菲拉克特的玛尔泰福音注释悟过来了.

玛尔泰福音中记载,主于三十岁时领了施洗约安的洗.当蒙福者注释到这里时,他说:

祂在三十岁时受洗,因为在这个年龄,人已经历了所有的罪。在人生最初的十年里,人经历了极大的愚昧时期;在第二个十年里,那是人的青春期,人充满了欲望及愤怒的烈熖;在成年的时期里,人变得贪得无厌。因此,耶稣等到这时才受洗,这样,祂在人的各个时期都满全了律法,博鲁茨以圣化我们。

耶路撒冷牧首圣改为索弗若尼书写了有关这位圣人的事迹:有一年在大斋期期间,一位司祭修士佐斯姆斯长老前往约旦外围的旷野,准备呆上20天的时间。突然,他看见了一个人影,那人看起来苍白、赤身裸体,且头发雪白,并要逃避开佐斯姆斯的视线。这位长老拔腿就追,跑了很长时间才追上。这时,此人蹲伏在溪流中大声喊:“佐斯姆斯圣父,看在上帝的份上请原谅我。我不能见你,因为我是一个女人,我赤身裸体。”佐斯姆斯听到这之后脱下他的外衣送给这个妇女。佐斯姆斯长老非常害怕,因为这妇人喊着他的名字,而他却不认识这个妇人。在长老的再三请求之下,这个妇人讲述了她的故事。这个妇人出生于埃及,在12岁那年她在亚历山大里亚过着一种放荡不羁的生活,就这样过去了17年的时间。有一天,她抵挡不住欲望之火,

前天上网的时候,无意间发现村上春树竟然写了一本书,是关于阿托斯圣山和土耳其的游记.

又一幅阿托斯的图画展现在我的眼前.尽管他是无宗教信仰者,而且有些地方有调侃的味道,还是让我无限向往.

我又联想起在我看过的关于正教的视频中,神职人员们都是这样的.只有在赞美上帝时才引吭高唱.

希腊政府给予了阿托斯自治权,圣山的大大小小事物都由修士们自己决定.这里也是全希腊唯一没被旅游业染指的地方.国外游客最多只能在这里停留3天4夜.

一天晚上,作者一行人来到了圣山的一座修院.修道院建在海边的悬崖上.在过去,为了抵御海盗,修道院修得像一座城堡.修道院的天花板是木制的,年久失修,走起来已经吱制作响.午夜时分,作者被一阵清脆的钟声催醒了。

那钟声很有韵律.作者说,他虽然不能听出钟声的隐语,但知道里面有很深刻的东西.

3向上帝圣灵祈祷,乞求他的降临.哦,天上的君王,护卫者,真理之灵“““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theescapeengine.net/,博鲁茨

Leave a Reply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